首页 > 文化 > 做不畏艰难的攀登者

做不畏艰难的攀登者

2019-11-17 16:15:54

毛诗安

“高海拔、缺峰”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对文艺创作的总体评价和简明总结。“有高峰也有低谷”,这代表了国家、人民和政府对艺术家的期望、鞭策和希望。Xi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许多讲话和指示充满了时代感和存在感。他对中国文学艺术多年来面临的各种实际困难和挑战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和科学理性的判断,明确指出了中国文学艺术未来的发展趋势,澄清了许多困扰和困扰我们多年的问题。

要理解Xi总书记关于稳定的一系列评论,我认为他首先对当前文艺创作的成就是积极的,这就是为什么他说“有一个高原”。“高原”不是一片平原,更不用说萧条了。尽管山峰还没有完全显露出来,高原已经有了令人兴奋的春光。正如他在2016年11月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所说的那样,文学艺术界“创作了一大批名副其实、深入人心的优秀作品”,“为我们党的团结和领导人民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繁荣和人民幸福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舞台艺术百花齐放:京剧《曹操与杨修》、戏剧《父亲》、《红旗渠》、《生活档案》、《平凡的世界》、《刘清》、豫剧《程英拯救孤独》、《焦尤鲁》、秦剧《晚玫瑰》、《西京故事》,以及新创作和演出的舞剧《永不停息的电波》、《舞狮》、《梆子《母亲》、《太行母亲》...大多数艺术家都以郭蓝瑛、秦毅和王蒙对人民崇高理想的献身精神为基准,把他们一丝不苟的工作奉献给了时代。多年来,许多曾经濒临危机的民族文学风格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和传承。昆曲以其高分数和低分数走出了深谷,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喜爱。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儿童文学奖。麦佳的小说在欧洲很畅销。中国的歌剧、音乐、舞蹈、绘画、电影和电视剧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逐渐被欧亚大陆、美洲和非洲的主流文化所接受。虽然我们仍然有许多困难,但那是我们进步的困难。总的来说,这是1949年以来中国文学艺术发展的最好时期。它有一个相对宽松和自由的创作环境,相对可靠的资本投资,以及艺术家不断增长的士气和文化信心。我们的文学艺术充满了全新的生机和活力。党中央、各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文艺繁荣的文件政策,为我国文艺繁荣和优秀文艺作品创作提供和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可以说,近年来,我国文艺走出了得不到发展资金的困境,走出了文化自信的缺失,完全正视了他人的徘徊和动摇。Xi总书记在第十次和第九次文艺代表会议上发表讲话,指出了我国文艺创作从高原走向高峰的方向。艺术高峰的目标是“史诗”。讲话指出:“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党的领导人和人民的斗争推动了我们社会的全面变革,这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也是人类发展史上独一无二的。面对如此史诗般的变化,我们有责任写一部中华民族的新史诗。”也就是说,这个时代需要两部史诗。一部是人们在火热的现实生活中创作的伟大史诗,另一部是艺术家从真实史诗中创作的伟大艺术史诗。在这里我们不妨简要回顾一下。作为参与者和见证人,在过去40年里,我们的国家经历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经历了许多时代的迷雾,绕过了许多激流和激流,创造了人类历史上许多发展奇迹。在这个世界混乱无序的时代,我们带着艰苦的奋斗和奉献一步步走到今天。“中国充满了生动的故事”和“史诗般的实践”。对于作家和艺术家来说,这是一生难得的历史机遇。不是所有从事文学艺术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机会。我收到的许多外国作家和艺术家都羡慕这一点。事实上,面对人民创造的“史诗般的变化”和Xi总书记高度肯定的“史诗般的变化”提供的无限丰富和激动人心的材料,我们不能无动于衷。我们有责任响应党的号召,像路遥创造“平凡的世界”一样努力工作,创造出伟大的“艺术史诗”,无愧于伟大的时代和伟大的人民。归根结底,一个时代的艺术繁荣和高度最终取决于作品自身质量的完善和外观的华丽,以及是否有一部与这个伟大时代相对应的不朽的文艺史诗。

然而,“艺术史诗”不是时代英雄的空洞概念,也不是一堆崇高的象征,更不是时代精神的简单代言人。而是一个真正的“人”——艺术塑造和展示的“人”。演讲指出:“人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具体的人的集合。每个人都有血肉、情感、爱与恨、梦想、内心冲突和悲伤。”可见习总书记对艺术规律的高度认可和重视。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宁的《复活》和曹雪芹的《红楼梦》,作为旧俄罗斯时代和中国封建社会结束的史诗,首先在于具体的“人类”在伟大时代的洪流中一个接一个地站在我们面前,它们充满了血肉、立体而新鲜。哪个读者会忘记玛丝洛娃和安娜·卡列宁令人心碎的悲剧,忘记从贾宝玉和林黛玉到每个房间的女仆,从钟鸣鼎和丁石鼎的家到衰败的大观园过程中人性的沉浮和挣扎。Xi总书记特别强调了人物的内在丰富性。在当今时代,我们无法避免人们内心的冲突、悲伤甚至挣扎。人类灵魂的深度就是史诗的宽度。文学是人类的研究。Xi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多次讲话和讨论充满了对艺术规律的尊重和阐释。

从这个更高的层次来看,我们确实仍然缺乏能够代表时代标准和民族文化艺术形象高峰的作品和艺术家。巅峰作家应该是关汉卿、鲁迅、巴金、曹禺、托尔斯泰、巴尔扎克、罗曼·罗兰、莎士比亚、萧伯纳和雨果。巅峰作品应该像古代流传下来的杰作一样,具有人性的深度、生命的厚度和时代的温度。这是一种可以给人们“太阳和月亮”的旅行,如果你走出去的话;星汉是辉煌的,如果它走出来了,“广阔的视野和心灵的感觉。

那么,文学创作中出现“高原荒峰”的原因是什么呢?改革开放40年来,文坛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些变化有利于创作,而另一些变化对文学艺术属性有消极的心理影响。例如,一些有才华的艺术家在汹涌的经济浪潮中迷失了方向。文艺界的总体形势正在好转,但发展过程有曲折和起伏。就个人而言,艺术修养和自我能力还有提高的空间。例如,小说写得越长,越厚,越不受限制。然而,越来越少的人对短篇小说感兴趣。在国外,长篇故事往往较短,短篇故事深刻简洁,各有各的方式。有些作家和艺术家对我们这个时代生动复杂的生活缺乏热情和敏感性,缺乏提炼和总结丰富历史的能力,无法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深入现实。

突如其来的经济浪潮和简单而绝对的文化市场化、产业化,毫无区别地创造了浮躁而速效的环境和艺术家个人修养和素质的不足。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解决这个问题。各级政府要大力营造宽松的创作环境,让艺术家们展开想象的翅膀,自由飞翔,鼓励他们解放思想,投身创作。作家和艺术家应该不断提高他们的艺术能力。作家首先提高他观察、理解和把握生活的能力,其次提高他表达艺术、语言、节奏和风格的能力。我们应该有一个广阔的、包罗万象的视野,最大限度地艺术化,敢于冒险,并且是邪恶的。莫言有一种邪恶的倾向。他有“切掉一根手指而不是伤了十根手指”的冲动,也有一个强壮的男人想要制造混乱的冲动。

从高原到顶峰,我们必须从上到下克服普遍的文化焦虑和精致的焦虑,把企业和共同的心结合起来。就目前的基础而言,我们的文艺创作高峰可能还没有出现,但肯定有一个趋势,几年后可能会成为高峰。我们必须有信心。从字面上讲,40年来,从孙莉、汪曾祺到林斤澜,我们几代人一直在努力工作。然而,现在中国至少有十几个像莫言这样的小说作家。例如,王蒙几乎走过了新中国文学的70年历史,尤其是他的探索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新时期以来文学叙事与时俱进。还有王安忆、韩少功、张伟,他们几乎和莫言同龄,还有一批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的天才诗人。他们的诗歌有可能成为诗歌的巅峰吗?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看,还有李可染、邵岩、吴冠中等。这些人是否处于巅峰状态仍有待历史来评估。没有山峰,但是有了山峰,山峰就会变成山峰,就像没有青藏高原就没有喜马拉雅山一样,青藏高原为山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从当代的角度看当代文学创作,一切仍然需要历史和时间的冲刷和检验。毕竟,当代人的视野和规模受到他们时间和兴趣的限制。距离产生美。很容易偏离当代的观点。只有通过时代的沉淀,我们才能看到当代作品的真正艺术价值。然而,我们确实看到了作家和艺术家从高原攀登到顶峰的身影和足迹。

我们生活的时代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一个万物相互联系、外部世界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这个时代遇到的各种困难和障碍,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需要强大精神力量的支持。现在正是我们不辜负读者和观众的殷切期望,不辜负前人创造的伟大文艺传统,像当年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英雄一样攀登艺术高峰,为人民“建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艺术高峰”的时候。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k10聊天室 极速牛牛app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上一篇:9月我国外储规模较年初上升0.6% 央行连续10个月增持黄金
下一篇:外籍留学生书写“我爱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