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社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刘君言:解决环境问题 绿色金融能起核

社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刘君言:解决环境问题 绿色金融能起核

2019-12-02 15:05:29

每位编辑:魏冠宏

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刘俊言博士照片来源:记者杨涵拍摄

9月26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刘俊言博士在《国家商报》于北京举办的“环境资本赋权互动——中国上市公司东密俱乐部闭门研讨会(环保产业特别会议)”上发表了题为“绿色债券排水基金促进环保产业发展”的演讲。

刘俊言指出,环境问题本质上也是一个经济问题。一方面,许多环境问题是由广泛的经济发展引起的。另一方面,环境问题的解决必须依靠经济,绿色金融可以发挥核心作用。

“我们已经看到许多企业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污染和控制。如果企业没有利润,或者污染控制后亏损,影响正常经营,就没有动力或能力进行污染控制。”刘俊言指出,绿色金融,即能够产生环境效益以支持可持续发展的投资和融资活动,实际上在解决这一问题方面发挥着三个核心作用。

“首先是能够将生化环境的正外部性和负外部性内在化。积极的外部性,如一些环保产业能够带来的环境和社会效益如何体现在利润和效益上。负外部性是指一些环境污染和污染行业造成的影响如何转化为成本。”刘军说。

其次,绿色金融可以刺激和引导市场因素,特别是允许社会资本涌入清洁产业,促进绿色经济的转型和发展。刘俊言说,一些新能源产业和新环保产业的启动和发展离不开资金的支持。

“三是提高企业和公众履行环境和社会责任的意识。”刘俊言指出,对许多企业来说,首先要改变的是,企业不仅应该这样做,因为政府和法规要求企业控制污染物,而且应该将这种权力内化为企业自身的发展权力。

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实施绿色金融,而中国的绿色金融自2016年以来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从0到100的跨越式发展。其中,绿色债券是中国绿色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2月,气候债券倡议和中央政府债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联合发行的2018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China Green Bond Market 2018)显示,2018年,中国发行了符合国际定义的绿色债券2103亿元(相当于312亿美元),较2017年的235亿美元增长了33%,中国发行的绿色债券在全球的比重达到18%。

绿色债券蓬勃发展,但刘俊言指出,整个绿色金融体系存在几个障碍。“首先是标准问题。中国目前有两套绿色债券标准,一套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行,另一套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这两套标准实际上对绿色项目有不同的定义和监管要求。”刘俊言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刘俊言博士照片来源:记者杨涵拍摄

此外,中国目前识别绿色债券的标准比国际标准更宽松。首先,中国允许不超过50%的募集资金用于一般业务,而国际标准不应超过5%。第二,绿色的定义仍然存在差异。目前,中国的绿色债券标准还包括有争议的行业和技术,如洁净煤和小水电。

第二是信息共享。刘俊言表示,目前,环境信息共享渠道尚未完全开通,投资机构获取企业和项目环境信息仍有困难。“我们看到,目前在许多地方进行了许多有益的尝试,例如建设绿色项目储备银行和绿色企业名单,以帮助金融机构和投资者轻松确定哪些是绿色项目和项目主体。”刘军说。

需求不匹配也是绿色债券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刘俊言表示,在对不同发行期的绿色债券数量进行整理后,发现3至5年期绿色债券占所有有标签绿色债券的绝大多数,而期限超过10年的债券数量相对较少。

“但我们的许多行业,无论是环保行业还是新能源行业,3至5年期债券都不足以满足其资本需求。中国发行的债券平均发行期仅为5年左右,低于国际市场6.8年的平均水平。术语不匹配是企业目前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即使他们花了很多精力通过一些认证和评估来发行绿色债券或向银行申请绿色信贷,当期限到期时,如果不能顺利展期或回购,融资成本仍将由企业承担。然后,我认为企业是否愿意花时间、精力和成本来做这件事还有待考虑。”刘俊言分析说。

此外,非银行金融机构发行的绿色债券相对较少,缺乏对未来的长期风险预测,也是中国绿色金融面临的问题。"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多元化的主体参与绿色金融的发展."刘俊言还强调,不能错过长期风险预测。“需要进一步加强对金融机构投资长期风险的预测,如评估气候变化和环境制约因素带来的未来风险。”刘俊言以煤化工产业为例指出,“许多煤化工产业现在位于中国西北干旱地区,但这些技术消耗大量水,排放大量碳。一旦当地水资源枯竭或当地环境约束得到加强,环境政策发生变化,这些行业未来面临的投资风险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

国家商业日报


吉林快3 澳门百家乐 澳门葡京 广西快三


上一篇:又双叒叒获奖了!这项比赛,青理工连续两年斩获国家一等奖
下一篇:国庆游竟然能捡漏!无锡、武汉等二三线城市,酒店价格不升反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