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虎评级,当代诗面孔)当代诗·面孔(67)|田禾(1964-)

虎评级,当代诗面孔)当代诗·面孔(67)|田禾(1964-)

2020-01-11 18:40:44

虎评级,当代诗面孔)当代诗·面孔(67)|田禾(1964-)

虎评级,胡亮/文

我们的写作夹带了太多的装饰性元素——修辞的、知识的、姿态的、道德或宗教的元素——已经把新诗镶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镶嵌品。高手本来亦无不可,如若力有不逮偏又取道于斯,到最后,往往就只剩下了几层甲胄、几根野鸡翎而已。

有没有一种写作,可以脱尽此种装饰性元素呢?田禾或能如此。

田禾

这个诗人本名吴灯旺,既非文章家,亦非学问家,更非思想家,他如泥如土,如草如木,只要张开喉咙,就可以加入到土豆、小河、树林和山坡的合唱团——如同一个土豆,加入到一堆土豆。

泥土,草木,诗人,互换了魂魄,分不开彼此。

田禾还写到很多农村小人物,比如木和二大爷、满意三哥、村长杨金锁、二贵、仕和大伯、窑工王腊明、黑皮媳妇、骆驼坳的表姐、白玉兰、翠姐和老船工,亦不过就是一个小人物在讲述其他小人物的故事。

田禾

他们坚韧,祥和,与世无争,知足常乐,把苦难都磨成了“热豆浆”,装在安全帽里带回家的“两斤红苹果”就可以化开种种哀愁。除了万仞上的神灵,他们不埋怨任何八米外的事物。皂吏,外部世界,都如同虚设。

所以,田禾的作品,每每述而不评,哀而不伤,怨而不恨,其尤为难能可贵者,在于都没有一种驾驶于疾苦之上的“我对你”的文人视角。没有俯瞰,也没有悲悯。

吴灯旺亦不过就是黑皮媳妇,就是自己的上下左右,他发出潮湿、孤单而贫穷的呢喃,却不愿意追随任何文人和士大夫的响哨。但是田禾却没有自甘于野,自甘于乡村的与世隔绝,他也懂得卑微和沉默的力量,你看,他从棉袄破洞里舀出来了“一瓢瓢黄河”。

田禾用白描,只用白描,就完成了一个当代细民图系列。

我愿意推开学院派的七手八脚,冒一点点风险,承认《黑土》《亲戚》《矿难》《泥瓦匠》《夕阳》《四阿婆死了》和《老木匠》是真正的好诗。可以这样说,这些作品让许多小布尔乔亚风格的作品立马失去重量。

当然,田禾的质朴到实憨,他的无技巧,他的非诗特征,他的重复,他的臧克家式的现实主义,在求得某种独树的同时,也颇引来一些诟病;这也不是什么事,因为我们必定还会感受到充塞其间的先天之气,乡村之寒,以及他的看似意尽偏能无穷。

【作者简介】

胡亮

胡亮,生于1975年,诗人,论者,随笔作家。著有《阐释之雪》《琉璃脆》《虚掩》《窥豹录》,编有《出梅入夏:陆忆敏诗集》《力的前奏:四川新诗99年99家99首》《永生的诗人:从海子到马雁》。

创办《元写作》(2007)。目前正在写作《片羽》《色情考》《涪江与唐诗五家》等著。应邀参加第二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2009)、第一届洛夫国际诗歌节(2009)、第二届邛海国际诗歌周(2017)。获颁第五届后天文化艺术奖(2015)、第二届袁可嘉诗歌奖(2015)、第九届四川文学奖(2018)。现居蜀中遂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六答门户网站


上一篇:一家城投董事长的借钱困境: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下一篇:中超:北京人和平上海上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