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穷小子如何奋斗成“领带大王”?85岁曾宪梓生前捐助超11亿

穷小子如何奋斗成“领带大王”?85岁曾宪梓生前捐助超11亿

2019-11-03 09:18:51

据金利来集团发布的讣告,香港著名企业家、伟大爱国者香港金利来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曾宪梓博士今天(9月20日)16时28分在梅州逝世,享年85岁。

2017年12月,曾宪梓曾在其家乡广东梅州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的独家采访,仅报道怀缅一代爱国企业家。

曾宪梓选择回到家乡梅州养老。住宅区位于梅州市中心。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住宅区。它没有装饰得富丽堂皇,也没有守卫。它毗邻普通市民。然而,社区里来来往往的居民都知道梅州有一个“大恩人”。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曾宪梓累计捐款超过11亿元。

然而,他晚年的生活很简单。他被照顾他多年的护士包围着。他的饮食很简单。尽管他的腿和脚不方便,他仍然坚持每天游泳和锻炼。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每天看新闻和听报纸。关注祖国的发展是他表达关心的另一种方式。

“勤奋、节俭、诚实”的四字横幅挂在曾宪梓家的接待室,这是他的座右铭。旁边挂着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三严三固”。

正是在梅州的这个客厅里,他观看了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讲话的全过程。他对“一带一路”、“大湾区”和“太湖之光”的新概念了如指掌。谈到他们时,他充满自豪。

这个从梅县出来几年的穷小子创立了著名的海外男装品牌金利来。曾宪梓一路感激涕零,说他从未忘记自己的出身和得到的恩惠。他把这些转化为服务国家的实际行动,亲自支持祖国各项事业的发展。

一旦谈到他的母校中山大学,一个给他生命滋养的地方,他将在80多岁和患有肾病后立即恢复勇气,仿佛他仍然是在篮球场上奋力拼搏的前锋。

1934年,曾宪梓出生在梅州的一个农民家庭。他父亲从小就去泰国谋生。他4岁时去世了。他从小就和母亲及大哥单独生活,非常贫穷。但是母亲咬紧牙关,让他们两个去了村子里唯一的小学。这两兄弟小学毕业后,他们的母亲无法养活他们。大哥去了泰国,曾宪梓回家种田。

然而,曾宪梓并没有放弃阅读,他每次完成农活都会把阅读作为一种消遣。一位“土改”的同志看到这一幕,被他的求知欲所感动,亲自把他送到了梅县水白中学。经过一个夏天的努力,曾宪梓被梅县重点中学东山中学录取。那个时候,不仅学费是免费的,而且还有每月3元的助学金,这在当时令年轻的曾宪梓大为震惊。

在东山中学,他学会了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并结识了他的终身伴侣,他的妻子黄立群。

曾宪梓的远见卓识和进取精神体现在他的高中时代。他和几个认为自己取得了好成绩的朋友在广州相遇参加高中考试,并渴望在广州上高中。只有当他到达时,他才知道没有广州户口他不能参加考试。他不得不赶回梅县。他身体不太好,成功回到东山中学。

在高考中,曾宪梓第一次看了清华大学,但失败了。第二年,曾宪梓鼓起勇气再次面对高考。这种努力没有白费。曾宪梓收到了中山大学生物系的录取通知书。

你为什么选择读生物学?“它生动活泼,丰富多彩。当时,生物系有两个分支,动物学和植物学,我想研究如何改变基因来改变动物的肉质,”曾宪梓在杜南的独家采访中说。进入生物系也与中国科学院院士蒲哲龙拓展生物系有关。后来,蒲哲龙院士想在CUHK建立一所生命科学学院,曾宪梓一言不发捐赠了两座教学楼。

与其他大学生不同,曾宪梓在1957年进入中山大学时结婚了

为了帮助这个家庭,作为“一家之主”,他在业余时间不闲着。

当时,CUHK的学校基础设施需要篮子和扁担。曾宪梓小时候利用休息时间和编织竹制品的技能制作了许多篮子。学校提出每双50美分。曾宪梓利用午睡时间和学生周六周日的旅行时间继续在宿舍工作。他挣的钱被送回了家,以帮助他的母亲和妻子弥补家庭开支。

六个月后,学校里一些嫉妒的人发表了他们的意见,说曾宪梓赚了更多的钱,曾宪梓尊重其他人的意见并停止了这样做。

然而,他精力充沛,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写钢板和雕刻讲义。他漂亮的笔迹又派上了用场。五十美分的讲义刻在你所学的讲义上。每次他读讲义时,实际上他都会再读一遍。

结果,他起得很早,对黑色很贪婪。他继续工作。他不仅取得了好的学业成绩,而且还赚了很多钱。当时,一名大学助教每月收入不到60元,而曾宪梓雕刻了一个月价值的钢板,收入超过80元。

除了生物学,曾宪梓还在大学选修了心理学。"心理学非常重要,心理学在商业和决策中都是不可或缺的."在大学里,他还学习了毛泽东的两本书《论矛盾》和《论实践》,这两本书在他后来的商业决策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曾宪梓喜欢打篮球。在采访中,他伸出右手,张开手掌,给杜南记者看。“你看,我的手指又粗又短。它们根本不是篮球材料。”曾宪梓告诉杜南记者,他在高中时不愿意走出篮球教练的大门。他每天早上比其他人早一个小时起床,跑了一万米到操场。中午,其他学生休息午餐,他在篮球场上练习投篮。这样,他最终成为了校队队长。打篮球的爱好一直延续到CUHK。后来,他在CUHK代表广东省加入了帆船俱乐部,成为学校的体育部长。

因此,曾宪梓在中山大学度过了整整四年有意义的大学生活,努力、勤奋、快乐地工作。

1961年中学毕业后,曾宪梓被分配到广州农业科学院生物化学研究所工作,他的妻子黄立群也在广州的一家公司担任会计。不久,曾宪梓从梅县到广州接了他的母亲,希望这五口之家能够最终团聚。

出乎意料的是,两年后,他十多年前离家去泰国发展的哥哥曾贤突然来到曾宪梓,希望他能去泰国处理父亲的遗产。在此之前,曾贤在处理他父亲的遗产时对他叔叔非常不满。

曾宪梓不得不放弃稳定的工作,告别家人,经香港去泰国。当时,国家有政策规定,在香港有亲戚朋友或亲戚朋友是华侨的广东青年可以申请来香港。然而,考试通常要花三年时间,但曾宪梓得到了他的高价值老板的帮助,并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获得了去香港的机会。获得泰国签证后,曾宪梓独自去了泰国。

到达泰国后,曾宪梓表示愿意把他的家庭财产交给叔叔。在曾宪梓看来,亲属关系比金钱重要得多。然而,他没有得到他兄弟的理解,最后被迫离开了他兄弟的家。

当时,母亲、妻子和孩子被接纳到泰国。然而,曾宪梓一家不熟悉泰国,也没有语言。他们一直依靠兄弟的领带车间来谋生。突然间没有了生活来源,曾宪梓和妻子黄立群彻夜未眠,辗转反侧,思考着下一个家庭的生存。

第二天,曾宪梓在当地贫民窟找到了一所房子。在他哥哥拒绝了帮助他返回工厂的提议后,他不得不卖掉他所有的财产——一块手表和一架照相机。他请客家村民帮他买了一台缝纫机,并开始了他的第一笔生意:打领带,然后在唐人街卖。

然而,在泰国勉强谋生后,曾宪梓对家乡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他决定和家人一起回到香港。1968年回到香港后,曾宪梓感到无助。

一个六口之家是如何谋生的?

这时,他叔叔寄来了一万美元。起初,他拒绝了他叔叔的帮助,但他叔叔解释说这是为了他家人,曾宪梓不情愿地接受了。

以他叔叔的钱作为启动资金,曾宪梓决定开始自己的生意,从他熟悉的领带制作开始。因此,他租了一栋10平方米的房子,自己做了一条领带并卖掉了。

当时,这个小作坊由他、他的母亲和妻子组成。三个人团结一致,努力工作,抱怨生产效率很高。一条好领带取决于曾宪梓每天在街上兜售他的领带。那时,他卖领带只赚了10美元。他计算出一个账户,他必须每天挣50美元来养家,所以车间必须每天至少打5条领带,然后卖掉它们来养家。

通过努力工作,曾宪梓很快挣得足够养家糊口的钱。他甚至证实领带是一个有前途的行业。但是他对小作坊里的领带制作不满意。

当时,法国、意大利等国外知名品牌领带占据了香港的主流市场,而在香港生产的领带则不能进入百货商店,只能在街头摊点销售。在知道诀窍之后,曾宪梓决定扩大他的品牌领带市场。如何让它变大?

首先,我必须学会在百货公司购买外国名牌领带,拆卸和拆解它们,学习材料、裁剪、缝纫等工作。然后重新组装拆卸下来的名牌领带,恢复原状,反复拆卸,直到掌握名牌领带的制造技术。

最后,曾宪梓打造了自己的高端领带品牌,并将其带到了百货公司。经验丰富的经理分不清曾宪梓领带和德国著名领带的区别。然而,因为这是当地生产的领带,价格一直被企业压低。

为了树立自己的名牌,曾宪梓将领带公司的名称从“金狮”改为“金礼来”。

1971年,金利的生意逐渐好转。今年,中国乒乓球队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世界锦标赛中赢得了男子团体冠军。赛后,乒乓球队去香港进行表演赛。当时的香港电视台台长找到了曾宪梓。

“他说转播费是3万元,并问我能否赞助。当时,3万元可以买一层楼,”曾宪梓在接受杜南采访时回忆道。他说,当时他认为,为了出名,商品必须做广告,如果他获得了广播权,他就可以在电视上播放李晶·赖的广告。他咬紧牙关,与电视台谈判,以10个月分期付款的方式赞助了3万元。

最后,表演赛播出后,香港又增加了一个名为金利来的品牌。

自比赛播出以来,金利来获得了声誉、影响力和销量的迅速增长。金利来不再是以前的小采购模式,而是进入了香港的百货商店。曾宪梓开始建工厂,雇佣工人,还去意大利、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购买原材料,学习领带制作技能。

金利来已进入蓬勃发展时期。到1972年底,曾宪梓价值超过100万港元。

然而,第二年,香港受到经济萧条的打击。为了降低成本和风险,一些大型百货公司开始减少采购。金利来几乎受到了影响。然而,头脑灵活的曾宪梓想出了一个方法。他咨询了百货公司:“你借给我一个领带架,我自己提供,我在商场里卖。如果我卖了它,我会卖七三个。如果我卖不出去,我会把底部盖住。”这种不花钱但带来好处的方法得到了百货商店老板的认可。

面对经济逆境,金利来的业务稳步增长。后来,曾宪梓发明的这种方法成为许多商品公司采用的营销模式,并有一个专业术语:柜台(counter)。

正是曾宪梓非凡的勇气和洞察力最终将金利来从一个小作坊转变为国际知名品牌。当曾宪梓成名时,他没有忘记最初的起点。他说如果共产党不让他回到学校,他现在就不会拥有一切。他开始用实际行动回报祖国。

1978年,离开家乡广东梅县15年的曾宪梓在香港有了一定的实力。他寻找机会回到家乡。环顾四周,他发现这个国家的贫困和落后与灯火辉煌的香港相去甚远。曾宪梓来到他正在学习的东山中学。学校的整个环境可以说是“破败不堪”。

“是党和国家把我送到东山中学学习,在那里我学到了做人的知识、理想和原则,所以我必须回报我的母校,”曾宪梓在杜南的独家采访中说,当时他决定捐赠一座教学楼。

当时,建教学楼需要10万元,相当于当时的30万港元。这对曾宪梓来说也是一笔巨款,因为它正处于职业发展的过程中。然而,曾宪梓仍然坚持捐赠建造一座有12间教室的3层教学楼。

第二年,东山中学的创始人叶剑英访问了广东,并很高兴得知这一消息。曾宪梓和他的妻子被特别邀请到广州南湖宾馆。Xi中勋和杨尚坤也出席了。

曾宪梓捐钱帮助学生的爱国行为受到了赞赏。叶剑英建议将教学楼命名为“仙人教学楼”。低调的曾宪梓一开始并不同意。在他看来,做好事不需要宣传。然而,叶剑英表示,以曾宪梓命名可以在影响和鼓励更多的海外华人同胞回国支持家乡建设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事实上,早在东山中学读书的时候,曾宪梓就被同学们反驳说教室设计不合理,看不见黑板上的字。当时他答应赚钱后会回到学校捐赠一间教室。没人会想到20多年后,这个热血少年吹嘘的海口竟然变成了现实。

对于他的母校中山大学,曾宪梓一直是深情的。正如中山大学给他的14个字作为回报:透过霜和柏树,反映月亮和冰总是明亮和清晰。“1957年,他被中山大学生物系录取,并得到政府支持,过着兼职和勤工俭学的生活。在我的母校,我接受教育、学习、工作并参加军事训练。我四年的校园生活令人印象深刻。这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中山大学训练了我!”曾宪梓在接受杜南独家采访时说。

多年来,曾宪梓先后捐赠了中山大学曾宪梓堂南院北院、中山大厦、教授宿舍楼等。,并于近日捐赠1000万港元兴建中山大学博物馆。从他在梅州乃至全国捐赠的教学楼中可以看出,其中很多都模仿了当时华南大学教学楼的建筑风格,体现了他对母校的深厚感情。

说到CUHK,曾宪梓从未忘记感谢母校的关心。

1998年,曾宪梓的肾移植失败。香港医生宣布他的寿命只有三周。那时,曾宪梓已经写好了遗嘱。后来,当曾宪梓回到大陆治疗时,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派了一名护士来照顾他。这种护理持续了23年。

几十年来,曾宪梓一直珍视祖国,不仅在财政援助方面,而且在将自己的创业经验和观点融入改革开放浪潮方面。

1979年初,主持广东工作的Xi中勋同志和杨尚坤同志邀请了28位港澳著名商人就如何搞活广东经济进行了讨论。当时,霍英东等人也在场。作为最年轻的受邀者,曾宪梓在会上尖锐地指出:“中国内地的工厂已经做出了最终决定。生产完所有产品后,它们能否出售与工厂无关。我们“资本家”是“忘记它,去做它”。在我们投资之前,我们应该先计算一下——我们投资了多少,市场是否需要,我们是否卖得好...因此,我们的经济效益是好的。”“建议借鉴香港的管理方法,明确内地工厂的领导权限和各自的责任,奖励上级,惩罚下级。”当时,Xi中训认为他的讲话“深刻到了极点”,称赞曾宪梓是“解放牌”。

1985年国庆节,曾宪梓是香港客家商会的会长。去年12月,中英签署联合声明,宣布香港将很快回归祖国。曾宪梓为1500人组织了一次国庆晚会,通宵播放爱国歌曲。而这个国庆晚会,此后每年,曾宪梓都不落后,总是带头唱“歌唱祖国”

1997年香港回归后的第二天,时任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授予曾宪梓大紫荆勋章。“当时,第一批大紫荆勋章有12个人,我是最年轻的。”谈到这一荣誉,曾宪梓非常自豪。但是在荣誉的背后,他也觉得他必须为祖国做出更大的贡献才能不辜负荣誉。

1992年,曾宪梓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员。两年后,他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任期三年。1997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了香港,香港经济受到重创。曾宪梓立即建议开放香港免费旅游,以吸引大陆游客来香港推动经济发展。这项建议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并在香港实施免费旅游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回顾这些年,曾宪梓认为他为国家做的还不够。“我没有多少钱,但我不需要多少钱。我最大的愿望是在生意上做得好,在家里有安全感。此外,我可以报答党和祖国。我个人的钱不会留给后代。2017年,曾宪梓在接受杜南独家采访时说:“我会为国内慈善事业做出贡献。”。

目前,曾宪梓名下的三个基金会——曾宪梓教育基金会、曾宪梓载人航天基金会和曾宪梓体育基金会——用于奖励家庭贫困、在全国38所重点大学学习成绩优异的大学生、投身航天事业的宇航员以及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中国运动员。

从20世纪70年代到2017年底,曾宪梓为祖国建设贡献了超过11亿元人民币。他正在以行动履行自己的诺言:“只要金利来不破产,曾宪梓不死,我就为祖国服务。”

在2017年接受杜南独家采访时,曾宪梓曾表示,即使他已经不在人世,他仍会让儿子继续成为一个基金会,并以实际行动继续爱国。目前,相关基金会主要由曾宪梓的三儿子运营。

采访与写作:杜南记者叶文子

照片:杜南记者陈晖/信息图片



上一篇:这种绿色天然食材,营养丰富,三年一收,被称为“可食用的象牙”
下一篇:港府今年施政报告采用天蓝色封面,林郑月娥盼香港尽快雨过天晴